重生毒妃天命凰谋免费阅读

http://tuhanxiong4.cn/2020-05-21 19:56:37

《》男女主是苏鱼景长风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景长风看够了好戏,他抚了抚衣袖,一双眸柔情似水的望着苏鱼的脸庞,长乐侯也并非教导无方,比如长女,就很知礼,昨个儿母妃就跟我说了,说昭阳郡主的行走之间,很是有一股风范在。

《重生毒妃天命凰谋》精选:

苏珍宝停住了离开的脚步,不顾身上的寒凉,大声道,“母亲,是大姐把我们给推下水的!”

她们两个都有事,那定然就是苏鱼捣的鬼了。

苏娉婷也站住了脚,她咬着唇,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令人怜惜十分。

其实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落水的,只是混乱中,有人拉了她一把。

不过苏珍宝既然这么说,那就干脆点把罪名推到苏鱼的头上好了。

“母亲。娉婷……娉婷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尤氏说话,苏鱼就笑开来了,“方才经过这儿的侍女也不少,大可以随便找一个来问问,二妹和三妹是怎么落水的,三妹也不必冤枉我,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好一句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一阵拍掌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只见长乐侯小心翼翼的在领着景长风和景玉珩过来,英俊潇洒的景长风一走过来,苏娉婷姐妹就立即惊呼起来。

她们现在浑身湿漉漉的,更别提什么形象了,没想到,两位皇子大清早的竟然会前来拜访。

苏娉婷现在要恨死苏珍宝了,好端端的,偏要威胁苏鱼,害的她现在得要这般狼狈的面对两位皇子。

尤氏反应得极快,她连声道,“快……快领着二小姐下去换了衣裳,当心着凉。”

婢女们纷纷领命,正欲扶着苏娉婷退下,却被苏珍宝一把挥开了,苏珍宝大声的道,“二姐,别怕,两位皇子都来了,父亲也在,必定能为我们姐妹做主的,就是苏鱼将我们推了下去的,我都瞧见了。”

方才在背后推她的,除了苏鱼还有谁?虽然不知道苏鱼是怎么样从她手里挣脱的,但苏珍宝十分的确定。

她要让两位皇子好好的看一看,苏鱼的险恶用心。

苏娉婷被苏珍宝拉着,走也走不得,她从来没这么讨厌过自己的同胞妹妹的愚蠢,见两位皇子过来了,她也只能咬牙行礼。

“我方才都说了,就让这花园中的随意一位看见事情经过的侍女过来,说一说两位妹妹是怎么落水的,三妹妹往我头上扣的屎盆子,我可不敢接下。”苏鱼气定神闲的站着。

“这长乐侯府着实是有趣至极,一个妹妹,也敢直呼姐姐的大名,本皇子孤陋寡闻,倒是不知道府上的规矩竟是如此。”景长风摇了摇头。

长乐侯瞪了一眼苏珍宝,随即道,“三皇子请勿见怪,臣的长女推了她们落水,她们心里有气也是该的。”

他也巴不得两位皇子看清楚苏鱼的真正面目,然后厌弃了苏鱼,这样,宫里头的贵人也不会总是惦记着苏鱼,害他轻易打骂不得。

“父亲这话倒是有意思,我从未推她们下水,可父亲却听了三妹的话,应是断定了是我推的她们下水,我都还没有争辩过呢,既然这般,下回三妹指着太阳说是月亮,那父亲也跟着三妹妹讲那是月亮好了。”苏鱼说道,得体大方的站在那儿。

“你……”长乐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干瞪眼瞅着苏鱼。

尤氏也有些半信半疑的,只是瞧着苏珍宝这么笃定是苏鱼推下水的,她就随意指了个婢女,“你出来,说一下两位小姐是怎么落水的?”

那婢女说起事情经过来,心惊胆跳的,“回二夫人,三位小姐在桥上说着话,突然三小姐就抓着大小姐的手,逼着大小姐站到了桥边,似乎是在威胁大小姐,奴婢站得远,也没听清楚,后来,奴婢瞧见三小姐似乎要推大小姐入水,大小姐挣脱开站在一边,然后三小姐失了力,就自个儿掉下去了,手还拉上了二小姐。”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苏鱼推我们下去的!”苏珍宝瞪大了眼,她冲过去大嚷了一通,手重重的打了说话的婢女一巴掌,直打得那婢女跌落在地上,捂着脸想哭又不敢哭。

“啧啧,府上的三小姐真是会冤枉人。”景长风感叹了一句,看见完好无损的苏鱼,他的心也放了下来,转头看向景玉珩,笑眯眯的问道,“二皇兄,你如何看?”

“自然是觉得三小姐做的过分了,三小姐该给自己的两位姐姐道个歉才是。”景玉珩说话时,眼眸一直在看着苏鱼,越看,他就觉得苏鱼越发好看,忍不住又深深的看下去。

可才看了几眼,景玉珩的视线就被景长风的身躯给挡住了,微微抬眼,就瞧见了景长风笑眯眯的俊脸。

“听见没有,珍宝,过来道歉!”长乐侯还以为能抓住苏鱼的错处,在两位皇子的面前抹黑一通,可没有想到,竟是苏珍宝自己作出来的幺蛾子。

苏珍宝尖叫一声,她哪里受过这等的委屈,“父亲,明明就是苏鱼害的,是苏鱼推的,这个丫头一定在说谎!”

尤氏看不下去了,她走过去拽住苏珍宝的手,“珍宝,好了,别说了,还不给鱼儿和你二姐认错。”

“是呢,三妹妹,你认个错,我也就不追究你想推我下水的事儿了,这天气寒凉,你们二人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再不回去换衣裳,会着凉的。”好歹两个皇子都在,苏鱼怎么着,也得好好刺激一下苏珍宝。

果然,苏珍宝暴怒起来,她指着苏鱼大声斥责,“该落水的是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让我认错?”

此话一出,尤氏和苏娉婷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长乐侯从来没觉得苏珍宝这么愚蠢过,甚至比苏鱼的事要来的令他生气,因为苏珍宝,也是他带着期望的女儿。

可如今,却在两个皇子面前大吵大闹,尤其是还拉了苏娉婷一块落水失礼。

长乐侯没有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扇得苏珍宝头晕眼花,回不过神来。

苏鱼看得都疼,她嘶了一声,瞧见长乐侯带着殷勤的笑道,“臣教导无方,让两位殿下见笑了。”

景长风看够了好戏,他抚了抚衣袖,一双眸柔情似水的望着苏鱼的脸庞,“长乐侯也并非教导无方,比如长女,就很知礼,昨个儿母妃就跟我说了,说昭阳郡主的行走之间,很是有一股风范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