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司司权勒陌小说-无良小妻哪里逃在线阅读

http://tuhanxiong4.cn/2020-05-21 20:12:46
无良小妻哪里逃第13章 表白

柒司司转头瞄了两眼柒宝,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放在了他的怀里,“宝贝在这儿等会儿,妈咪去买点饮料过来哈。”

“你……”柒宝沉默地盯着自己怀里的水,心想着那女人果然是没救了。

抱着水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的柒宝突然眼神一变,抬脚想往停车的地方走,却慢了一点被人拦住了。

隔壁班的小胖孩儿双手张开拦在了柒宝前面,“野孩子,跑什么跑!”

柒宝冷冷地开口,“让开!”

“哟,野孩子还敢这么嚣张,今天不会是连妈妈也没来吧,哈哈哈……没人要的!”柒宝一直记得柒司司让他要做个小绅士,不能随便挥拳头,可是他感觉自己就要忍不下去了。

“我不和没教养的人计较,别挡路。”

小胖孩儿立刻反驳道,“你才没教养,连爸爸都没有的野孩子,还敢出来上学!”

柒宝清澈的眼眸看着远处站着的男女,心里更生气,绕过小胖孩儿就想走,却被一只胖手给拉住了,活动赢得的奖杯摔在了地上,那一刻柒宝被气红了眼,抬起断腿就朝着面前的人狠狠的一脚。

一瞬间两个孩子便扭打在一块儿,拿着饮料的柒司司和正在说笑的男女同时注意到了,立刻冲了过来,将人给拉开。

柒司司心疼地抚摸着儿子挂彩的脸,“没事吧,宝贝。”

脖子上有红色抓痕的柒宝摇了摇头,低着头不说话。被人一拍肩,她一回头,脸上便传来一阵疼痛。

小胖孩儿的母亲直接走过来打了柒司司一耳光,“这是你儿子打我的代价,我不打孩子,你当妈的就代替了吧!”

柒宝叉着腰,气势汹汹地挡在柒司司的面前,望着面前的女人,“坏女人不许碰我妈妈!”

被维护的柒司司摸了摸儿子的头,正视着她说:“这位太太未免你太过分了吧!”

“没教养的野种果然妈妈也好不到哪儿去!”女人勾了勾红唇不屑地轻笑了声,那眼光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无声地割在柒司司的身上。

见柒司司没有反应,脸色苍白,女人更加得意,“这不就是前段时间被人挖出来的未婚先孕的柒家大小姐吗?我想想,果然是真的呀,居然养了一个野种这么大了,哈哈哈……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我儿子不是野种!”柒司司声嘶力竭地吼着,极力否认着女人说的话。

可是她的脑子却控制不住随着眼泪的滚动又想起了刚离开家的日子。

上一次被人这样羞辱是什么时候呀,好像是柒宝才一岁的那年吧,似乎也是在人来人往的路上,过往人的异样眼光,冷漠,嫌弃又厌恶,这样的痛苦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在经历一次!

柒司司颤抖着身子,死死地将紧握着拳头的柒宝禁锢着不让他动,故作镇定地说:“这位太太如果再出言伤害我儿子,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没人要的女人居然瞪我,是不想活了是吧!”女人拉着衣袖气势磅礴地对着柒司司,柒司司将柒宝的头按在怀里,却没等到女人的下一步动作,只听见一声惊呼后,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你谁呀!别多管闲事。”女人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气愤地怒斥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权勒陌刚拐过弯就看到那女人想要抬手打柒司司,黑眸瞬间一沉,疾步过来甩开了女人的手,转身看了看红着眼的小女人和柒宝,“你们先去车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可是我……”柒司司一遇上柒宝的事情整个人便很是无措慌张,连说话也不清了,只能急切地看着权勒陌,希望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见到自家老爸终于来了,柒宝伸出手拽了拽男人的衣角,黑着脸说:“她说我是野种,说你女人不要脸,作为我爸你自己看着解决吧!”

柒司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柒宝推着上了车,只能隔着车窗看着外面。

权勒陌身上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刚才还气焰还极高的女人片刻软了许多,可为了争口气,依旧嘴硬着,“这又是谁呀!不会是那女人勾搭的小白脸吧,居然还敢来这儿张扬!还真是……啊……”

清脆的一记耳光便让女人闭了嘴,权勒陌嫌弃地用手帕擦了擦手,扔掉手帕,一步一步地靠近眼前的男女,“我权勒陌从不打女人,可如果有人敢欺负我的女人那就是另话了,刚才那一巴掌是替我女人打的。”

小胖孩儿的父亲一听‘权勒陌\\’三个字,脚瞬间软了,脸色煞白,“那个权总我我我……您……是我们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

权勒陌并不惊讶这人会认识自己,刚才走过来时他就认出了男子一家人身上的亲子装,那可是他集团特意为员工家庭定做的,可没想到居然穿在这样没素质的人身上,那一群HR近来眼睛都被糊了是吧,什么人都敢招!

只听见他停住脚步,阴厉的眸子一转,“迟了。”

见不惯自己丈夫低声下气懦夫样的女人发泄地推开了他,“我管你什么权总,你再厉害也不过在这儿耍嘴皮子,还是掩盖不了那女人未婚先孕,那孩子是野种的事实,除非你是他爸?”女人讽刺地笑了笑,“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性感的薄唇轻佻,“还算不笨,有眼力,我就是你口中野种的爸爸,不要脸女人的丈夫。”

“你……这不可能!”女人这才发现眼前男人的容貌和柒宝的容貌就是两个小大版本,她吃惊自己的发现。

“有没可能你没资格知道,当然你也不配知道。”权勒陌最后又扫了眼旁边吓得哆嗦的男人,“我公司不收没教养的东西,别让我再见到你。”

识趣的男人连连道歉拉着女人逃也似的离开了。

权勒陌上车后就看到自家儿子和小女人崇拜又感激地看着自己,瞬间自豪感蹭蹭往上涨。

那一刻权勒陌的挺身而出,柒司司不否认她真的被迷住了,可是回过神来,她又苦笑了两声,眼色恢复了平静,对着权勒陌说:“刚才谢谢你,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解决的,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你刚才说的话要是被有心人利用损害你的名誉,那真的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