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

http://tuhanxiong4.cn/2020-05-21 20:47:39

墨宝非宝创作的又一神作《》小说,在这里为您提供佟年韩商言全文免费阅读,快来趁热看吧。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的男人从后一排座椅跨过来,顺势就坐在了她身边。

《蜜汁炖鱿鱼》精选:

连着几天熬夜,简直是精疲力竭。

四点从游戏里退出,终于鼓起勇气,试探地问了问grunt,下一次上线是什么时候?grunt回复:不定。很快从游戏闪退。

……她都没来得及请假,自己要有两天不能上线了。

凌晨四点,四周静悄悄的,爸妈还在楼下熟睡。

可她就要开始准备行李走了,七点的飞机去外地参加冬日祭。主办方提供一晚住的地方,正好和当地好友聚一聚,她一边给自己泡了杯热蜂蜜,一边拿着宣传资料,仔细看了眼。很快,视线就被《密室风暴》吸引。

诶?诶?

她眼睛放光。

……

她一路就盯着《密室风暴》的介绍,盘算着要那些熟悉的工作人员帮自己介绍,一定要介绍给游戏公司的负责人,看能不能客串一些游戏角色的COS。

他这么喜欢这款游戏……如果有一天看到游戏主页上忽然出现自己的COS照……

完,手心肿么麻麻的……

她有些脸红,狠狠搓了搓手心,继续挤在一堆旅客中,等着自己航班的行李被传送出来。

CA3901啊,又不是自己那班……

她看手机,时间倒还早,就是怕太晚赶过去,来不及开嗓就丢人了……

等将手机放回到羽绒服口袋里,她忽然看到,对面有几个个子很高的男人,都穿着红白相间的羽绒服,像是运动员统一的运动服一样。

碰上篮球队了?足球队?她猜测着,好奇多看了两眼。

那些人正在逐一提走行李箱,不知是谁,叫了句“老大,妥了”。

“哦。”在众人后始终坐在行李车上玩手机的男人站起身,头也懒得抬,继续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转身向着出口而去。

!!!!

幻觉?!

她目瞪口呆,刚想挪动步子,传送带忽然开始动起来。

一个个行李被传送出来,“哐当”、“哐当”地掉落在传送带上……佟年真是心都碎了,眼巴巴地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走出去,远离,直到背影消失……

他是运动员?

佟年胡乱猜着,银色的行李箱从面前过去了,这才惊醒,忙拿起行李箱,一路急行而出,想要追上他们,起码要看看队服上是什么标志啊……

没想到,机场外已经空空如也。

结果就是因为这场偶遇,她整个活动都过得懵懵懂懂的,除了在开场时上台,反射性地进入状态,飚了首《空境》,连下台,粉丝们跑过来塞给她一堆堆小礼物,都有些慢半拍,始终不在状态。

“鱿鱼殿下,”负责活动收尾的好基友蓝莓低声调侃她,“高冷又入新境界啊。”

“啊?”佟年茫茫然看她。

蓝莓噗嗤一笑:“不逗你了,你说你,上次背雅思单词,背到忘我忘了起身答谢粉丝,被人黑,忘了?”

……哪里能忘,在家偷偷哭了两天呢……

“你知道,这里最近有什么比赛吗?篮球赛?足球赛?或者什么……他们职业运动员不都集训吗?”蓝莓被问傻,摸了摸她脑门:“次元错乱了吧?歌姬怎么关心起篮球赛了?”

佟年叹气,有些郁闷地吹着自己的刘海,毫无头绪。

“对了,你刚才问我的《密室风暴》,那个游戏好像最近在职业联赛。”

“啊?”佟年又是眼神茫茫。

“就是打游戏的职业选手,开始今年的新一轮比赛了,我老公是电竞迷,特地和我一起来的,就是为了看比赛。说是……三点?”蓝莓抬腕,看了看,“已经开始了。”

“职业选手……”佟年继续消化这个新词,忽地灵光一现,“和运动员一样,穿统一队服?”

“当然会啊,特别正规。而且真正的职业高玩赚得特多呢,据说今天有个队,这半年每人的奖金有……八十万?”

……

应该……不会……这么玄乎吧?

她像是找到希望,摇着尾巴求蓝莓电话老公,是不是有个队是红白队服。没想到答复,竟是真的有!“那我们去吧。”佟年立刻站起身,我要看比赛。

“我去不了啊,”蓝莓用食指戳了戳她的脑门:“鱿鱼殿下,我要等到整个展会结束,做收尾表演的!这样吧,我给我老公打电话,让他给你地址,你自己去。”

“嗯,嗯。”

于是她这个开场表演嘉宾就这么消失在了展会上,拖着行李,连下榻就酒店都来不及去,就按照那个陌生地址找到了一个小型体育馆。在门外转悠了好半天,才算找黄牛买了一张门票,进去后,气喘吁吁坐下,看着大屏幕上激烈的比赛画面,才算觉得,好像自己真的找对地方了。

可扫视一周,根本没有红白队服啊……

去哪里了呢……

“这里没人?”身后忽然有个声音问她,“没人我坐了。”

佟年瞬间炸了毛,转身,目瞪口呆地看着已经脱下外衣,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的男人从后一排座椅跨过来,顺势就坐在了她身边。

那双极黑极亮的一双眼睛就这么扫向她这里,他挑了嘴角:“男朋友呢?没来?”

“……”

“特地来看比赛?”gun看了眼她脚边的行李。

“……”

“忘了我了?”gun还以为自己吓到了小姑娘,试探性问了句。

“……”

“别怕,纯粹打个招呼。”gun怎么觉得自己每次和这小姑娘碰面,都能把人家吓得不轻?他再次自我检讨了下,果断起身,“慢慢看,我——”

忽然,他停住。

一只小手已经拉住了他的衣服下摆……